预见2021财险业:疫情、车险综改两大拐点后,市场格局加速重塑

回顾2020年的财险业,新冠疫情、车险综改成为左右行业保费走势最重要的两大因素,新冠疫情下,保费增速先是快速下滑,之后又逐步回升,9月车险综改落地,保费增速又开始应声而降。
2021-02-07 00:07 全球财富网

  回顾2020年的财险业,新冠疫情、车险综改成为左右行业保费走势最重要的两大因素,新冠疫情下,保费增速先是快速下滑,之后又逐步回升,9月车险综改落地,保费增速又开始应声而降。

  由于财务数据具有滞后性,可能至少要到2022年,车险综改的影响才能真正显现,但一些深层次的影响已经开始,例如车险保费下滑,倒逼险企加码非车险,非车险综合成本率不断走高……

  展望2021年的财险业,车险综改的影响仍将持续,财险业经营业绩或步入低谷,但长期仍具韧性,机遇前所未有。

  回顾2020:两大拐点

  2020年,财险行业在新冠疫情和车险综改影响下,发展经历起伏,但总体保持稳健运行。车险增速在综改后显著回落,非车险成为支撑行业增长的主要因素。承保出现行业性亏损,主体加快转型,市场格局呈现多极变化。同时,积极因素在持续增强,行业新领域拓展加快,产品服务全面升级,科技赋能持续深入,改革发展取得新成绩。

  (一)保费增速起伏,新冠疫情、车险综改带来两大拐点

  2020年,我国财险业保费收入达到1.36万亿元,同比增长4.3%左右,在复杂多变的环境形势下,保持了稳定增长。新冠疫情和车险综改成为影响财险业发展的两件大事,带来行业增长的两个拐点。

  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席卷全国,行业增长陷入低谷,2月份行业增速降至0.62%。随着国家出台有力措施,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复工复产持续推进,国民保险意识增强,行业增速稳步回升,至9月份达到全年峰值(8.43%)。9月19日车险综改实施,车险保费充足度下降,行业增长逐月放缓,至年底增速降至4%水平,较三季度回落4个百分点左右。

  图1 2019年及2020年财险业保费增速

  (二)车险综改影响显著,商业险降幅达25%左右,小额案件报案率明显提升

  车险全年实现保费收入约8245亿元,同比增长0.7%左右。车险综合改革对行业发展和主体经营行为产生深远影响:

  从改革后市场运行看,车险保费充足度快速下降,10-12月单月保费均呈负增长,其中,商业险降幅约在25%左右,交强险略有下滑;

  客户行为出现变化,受保费下降和NCD规则变化影响,客户小额案件报案率明显提升,车险出险率、已报告案均赔款出现上升;

  市场在改革初期仍能维持理性,但近期竞争开始加剧,部分地区费用水平出现反弹。

  同时,我们也看到改革带来的积极影响:

  消费者获得更多优惠,90%客户年缴保费下降,车均保费由3700元/辆下降至2700元/辆,其中保费下降幅度超过30%的客户达69%;

  定价与风险更加匹配,有10%左右不同车型的保费有所上升;

  市场主体经营策略动态调整更加敏捷,管理精细化水平显著提升。

  车险综改的影响绝非一时一隅,而是推动整个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抓手,因此,监管的改革决心仍然坚定,市场管控将持续加强。

  表:2020年8月-12月各单月行业车险保费增速情况

  (三)非车险支撑行业增长,预计贡献行业90%增量,健康险成第一大非车险种

  行业发展动能发生明显转换,非车险成为支撑财险业增长的主要因素,新领域、新风口正在形成。2020年,预计财险业非车险保费收入达到5340亿元,同比增长10.6%左右,贡献行业整体增量的约90%,尤其是疫情期间,非车险增速不降反升,成为行业保持稳健发展的重要支点。

  健康险在疫情后呈爆发式增长,全年增速超过30%,业务规模过千亿,成为第一大非车险险种。百万医疗、惠民保、重疾险等快速铺开,预计覆盖客群数量合计超过4亿人,产品服务形态和生态圈建设取得突破性进展。

  农险、责任险政策环境良好,新领域创新活跃,增速达到20%左右,在支持疫情防控、复工复产和“六稳”“六保”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据统计,2020年中央部委先后出台了近百份明确提到“保险”的政策,多集中在责任险、农险领域。

  财产险保持平稳发展,保证险负增长。

  图2:2020年财险业车险和非车险增速

  (四)预计全年综合成本率超100%,车险保持承保盈利,非车险不容乐观

  2020年,财险行业承保成本总体呈上升趋势,预计全年综合成本率超过100%。

  从全年趋势看,一季度因疫情影响生产和出行,行业综合成本率降至较低水平;4月份,行业综合成本率由降转升,随后保持上升趋势;8月份出现行业性承保亏损,随后亏损幅度逐月扩大。

  分险种看,车险保持承保盈利,但非车险盈利情况不容乐观,其中,传统财产险和政策性业务竞争加剧,信用保证险虽持续压缩风险敞口,但仍亏损严重,健康险成本隐忧开始显现。

  (五)市场格局呈现多极变化,老三家市场份额下滑,中型主体效益承压,小主体加速转型

  2020年的新冠疫情,激发了个人健康险保障需求,也加速了行业的线上化进程,部分互联网主体依托线上渠道和年轻人群,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发展,众安财险进入市场前十,泰康在线增速90%,行业第一。

  老三家市场集中度虽同比有所下降,但优势仍显著。2020年,老三家市场份额合计仍超过63%。

  中小主体经营压力明显增大,业务发展在综改后呈现分化,国寿财险、中华联合增速保持8%以上。

  行业承保利润仍高度集中于头部企业,中型主体在改革和竞争中普遍效益承压,小主体加快转型调整,承保盈利呈现一定差异。

  同时,随着进一步深化保险业对外开放,外资财险公司变化值得关注:

  一是股权结构变动。华泰财险由中资转为外资,滴滴入股现代财险,安盛天平由合资转为独资。

  二是保持高速增长。伴随车险改革、非车险崛起,外资财险公司迎来快速发展期,2020年1-11月,外资财险公司保费增速达到37%,高于中资公司30个百分点以上。

  三是市场格局变化。华泰财险成为最大外资财险公司;蚂蚁、京东分别参股的国泰产险、京东安联,把握疫情后健康险需求激增和线上化机遇,跻身外资财险前五(增速均超过25%);安盛天平则由第一降为第三。

  (六)产品服务全面升级,新能源车及UBI类产品研发提速,疫情推动财险业线上经营效能提升

  一是产品创新迎来机遇期。10月,国务院发布《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为新能源汽车发展提供了方向引导和政策支持,车险综合改革为UBI车险打开窗口,保险主体加快对新能源车、智能汽车产品及UBI类产品的研发;非车险首台套、新材料、首批次等产品创新持续活跃,短期健康险产品和服务形态更加丰富。

  二是服务体系逐步覆盖全领域、全流程。人保、平安、太保等头部主体着手围绕客户中心,重构组织架构、拓展服务体系。车险从“单纯车险”向“交通出行服务”扩展,责任险、财产险、农险等“保险+”模式应用更加广泛。

  三是行业数字化、智能化水平大幅提升。疫情推动财险业线上经营效能提升,各类功能性创新层出不穷,场景获客、一键续保、一键理赔等有效改善客户体验,平安产险保单服务线上化率达到99%,太保财险推出车辆智能定损产品“太·AI”;灾害预警平台和物联网感应系统应用深化,平安产险推广数字化风险管理DRS鹰眼系统、国寿财险开发“安心防智慧防灾防损云平台”等,行业理赔服务运营效率、风险管理能力显著增强。

  (七)积极助力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70家财险公司开发 600余款保险产品

  新冠疫情发生后,财险业努力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积极通过捐款捐物、赠送保障、开发产品、提供科技支持等方式,服务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有近70家财险公司开发 600余款保险产品。

  同时,全行业稳妥应对各种风险挑战,全力保障社会经济稳健运行。2020年1-11月,产险行业共提供各类风险保障6854.53万亿元,同比增长38.13%;支付赔款6106.48亿元,同比增长8.06%。

  展望2021:分水岭

  2021年是财险业转型升级的关键之年,也将成为新旧的分水岭。一方面,外部环境复杂多变,发展和效益双重承压,竞争格局加速重构;但另一方面,传统的粗放式的发展渐入尾声,行业新发展空间将渐次打开,科技应用持续深化,为下一阶段高质量发展积蓄积极能量。

  (一)车险综改影响持续,行业增速或继续放缓,承保盈利仍将面临较大压力

  行业增速或将继续放缓。车险综改对行业增长的影响仍然首当其冲。综改后,行业车险月保费负增幅度已达两位数水平,虽然2021年,健康险、财产险、责任险、农险等非车险领域在一系列支持政策和机遇下,发展空间广阔,但仍难以完全对冲车险保费下降的影响。

  行业性承保亏损或将是大概率事件。目前,车险保费下降,出险率、案均赔款上升,车险赔付率或将进一步走高。根据近期银保监会财险部通报,业内认为改革后车险整体赔付率将在70%-80%左右,结合目前市场竞争和发展模式看,2021年车险盈利空间将进一步压缩。非车险传统领域存量竞争激烈,费率下降、责任扩大等情况普遍存在,新业务因风险和费用因素难有盈利空间,政策性业务“微利”成常态,健康险的成本问题也正从高增速的背后显现出来,且考虑车险改革影响外溢等因素,非车险实现承保盈利的难度亦较大。

  (二)发展承压、成本上升,行业竞争与分化并行,市场格局重塑加速

  在发展承压和成本上升的双重压力下,竞争和分化将如硬币两面,贯穿于2021年的财险市场。

  一方面,市场竞争激烈,成本表现和降成本能力将阶段性成为关键因素。市场竞争表现更为复杂。一边,仍将有部分地区、部分机构短期内难以扭转以往的粗放型发展理念,盯着既有的一亩三分地,沿着惯性拼费用;另一边,新领域创新探索更加活跃,新入者和转型者大力挖掘新需求,积极在新赛道中抢占资源,科技应用的更新迭代周期和业务模式的模仿复制周期将不断缩短。

  市场主体全方位加强业务、客户、渠道、平台拓展和投入的紧迫感增强,成本管控成为2021年市场主体面临的共同课题,良好的成本表现和降成本能力至关重要,或阶段性决定市场竞争结果。

  此外,保险业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行业整合和跨界合作更加频繁、IFRS9/IFRS17等新会计准则实施,都将使财险市场竞争态势更加激烈。

  另一方面,主体加速分化,积极探索属于自己的特色之路。在国家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和行业深化车险综改的大背景下,各主体都将重新审视自身定位和优势,调整战略布局。大主体将厚植优势,强化服务国家重大战略能力,加快科技攻关、民生改善、社会治理方面的产品创新和业务拓展;不排除部分小型主体将放弃非优势领域,更多专注细分市场经营。

  行业处于科技创新和数字化发展的基础投入期,市场主体面临费用投入和成本上升的两难,部分科技水平高、管理效率高、服务体验优质的主体将形成竞争新优势,而部分依恋过往、转型缓慢的主体内卷将更加严重。

  客户也将在线上化进程推动下,加速在主体间流动和集中,从而从另一角度推动市场加速完成格局重塑。

  (三)转型变革成2021年主旋律,市场主体将前置风险管控,推进组织架构调整

  这也是最好的时代。从宏观层面看,财险市场的发展空间从未如此广阔;从行业层面看,转型变革成为2021年主旋律,机遇从来都留给有准备的人。

  一方面,行业发展空间渐次打开,机遇前所未有。我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变,国内超大市场的潜力和优势也没有改变,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和中央经济会议提出的新发展格局,为财险行业发展提供了难得契机。

  一是,科技创新、产业链供应链安全、新基建、区域协调、乡村振兴等国家重大战略布局,将为财产险、责任险、农险等领域业务实现大发展、大作为提供大空间。

  二是,围绕扩大内需,一系列提升国民收入、增加市场供给、激发消费需求、改善消费环境的措施,将进一步推动生活服务向高品质和多样化升级,人民旅游、出行、健康、意外、物流等各方面保险业务需求将进一步释放。

  三是,劳动力、资金、技术和数据等先进要素正加速向国家重大战略区域和新都市圈、新城市群集中,一些新增长极将陆续出现,为保险业快速发展提供支撑。

  四是,高水平对外开放将带动国内国际相关领域、相关地区和沿线周边的业务发展和保险创新,也为保险业支持产业链完善、填补外循环空白和参与构建贸易强国提供良好机遇。

  另一方面,转型升级步伐加快,行业内生动力进一步增强。一是随着改革深入推进,既有管控锚点将出现失效或动态变化,倒逼市场主体前置风险管控并细化管理措施,并将精细化、差异化的管理理念向渠道、定价、理赔、服务各环节传导,全方位优化主体的决策和管理模式,行业管理水平将有效提升。

  二是客户经营和产品模式创新更具活力,更多主体将推进组织架构调整,以支持围绕个人、企业、政府等消费群体和细分市场定制产品服务,客户、产品、渠道和管理模式间的配适性增强;基于使用情况的动态化个人保险产品逐渐兴起,面向企业客户和政府客户的“保险+”全周期风险管理模式进一步扩面推广。

  三是消费模式和社交方式持续演进,随着抖音、私域流量等新平台崛起,业务拓展模式和传播途径将更加丰富,年轻消费者需求将进一步释放。

  四是移动互联、AI、物联网、大数据在运营管理、防灾防损和理赔服务中的应用更加广泛,并将深刻改变保险公司与客户的交互方式。2020年,银保监会发布《关于推进财产保险业务线上化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22年,车险、农险、意外险、健康险、家财险等业务领域线上化率要达到80%。未来一段时期,行业科技创新重点将主要围绕承保理赔流程的线上化、通过智能化、自动化手段低成本解决小额赔付、运用物联网技术加强风险事中控制和风险筛查、以及汽车后市场资源整合等方面展开。

  过去未去,未来已来。新的阶段已渐进。2021年,财险市场就将在这变与不变、同与不同之中,在新与旧的对立与转换之中,开启高质量发展新阶段的序章,向精细化、科技化、现代化方向迈进。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站不提供任何形式的资产管理及理财服务,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你也可能感兴趣

保险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