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银行的业绩、股价“烦恼”

“躺平”热浪,仍在网络翻滚,引得俞敏洪、董明珠等大佬纷纷下场发声。
2021-06-03 14:10 全球财富网

西安银行的业绩、股价“烦恼”

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也!多数舆论并不赞同年轻人躺平佛系。聚焦竞争日烈的金融业,又何尝不如是?

Wind数据显示,截至5月31日,银行指数年内累计上涨14.67%;申万一级银行业指数累计涨幅15.26%。这对一向不太受热钱待见、避险为主的银行板而言,应是一个不错成绩。

个股方面,成都银行江苏银行南京银行招商银行兴业银行等涨幅均超20%。但也不乏落后腿者,比如西安银行,5月31日收盘价4.97元,相比开年的5.56元,下跌超10%,是否有“躺平”之态?

尴尬上市答卷 股价何以不振?

资本观望,或也在情理中。

近期的西安银行,不算太平。

近日,原定5月24日拍卖的9500多万股西安银行股权突然“下架”。

银行股权拍卖繁多,但拍卖上市股权标的的并不常见。突然撤回自然受关注。

拍卖平台信息显示: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称,宁波中院来函,该院刑事案件与本案存在关联,可能影响本案执行,请求本院慎重处理。

公告中的“本案”,即2016年的“担保案”:宁波中百原董事长龚东升,未经股东大会或董事会同意,为天津九策高科技产业园有限公司提供担保。因后者欠付中建四局工程款,宁波中百需替其支付5.27亿元债务款。

5月27日,西安银行方面表示,“已关注到股东宁波中百股份拍卖事宜,该事项不会对我公司造成影响”。

的确,躺枪只对市场情绪有暂时影响,根本取舍还在基本面。

官网显示,西安银行是陕西省两家城商行之一,成立于1997年5月,2019年3月1日,西安银行成功登陆上交所主板,是陕西省也是西北地区首家A股上市银行。

尴尬在于,这个西北首家的上市答卷并不亮眼:不止今年,西安银行自2019年3月上市以来,股价持续不振。截至2021年6月2日收盘,西安银行股价4.97元每股,总市值约221亿元,略高于发行价4.68元,但仍低于每股净资产5.91元,市净率0.84,处于破净状态。

西安银行的业绩、股价“烦恼”

相比之下,同样1997年成立的宁波银行,截至6月2日,收盘股42.25元每股,相较9.2元发行价上涨超4倍,总市值2538亿元,西安银行不及其1/10。

面对股价不振,西安银行也坐不住了。

5月7日,其发布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的提示性公告。自2021年4月6日起至5月6日,西安银行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低于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已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公司拟采取5%以上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的一致行动人增持公司股票的方式履行稳定股价义务。公司股东加拿大丰业银行等10名股东拟合计增持的金额不低于8993.33万元。

5月21日再发公告,“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和对公司成长价值的认可,积极稳定公司股价”。

西安银行的业绩、股价“烦恼”

字斟句酌,满满提振诚意。然5月7日其收盘价4.97元,6月2日依然是4.97元。

何以如此尴尬呢?

行业分析师李晨表示,近几年不少银行股出现“破净”现象,部分区域性中小银行更是面临增长放缓、坏账上升、资产质量下降等经营压力,股权吸引力较低。

换言之,看预期下菜碟是资本常态,相比增持、表决心,自身竞争实力、成长性才是价值根本。

“唯一”之尬 信用减值损失三连增

2020年以来的业绩答卷,也有尴尬之色。

2018年、2019年,西安银行营收分别为59.76亿元、68.45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3.62亿元、26.79亿元。营收和净利增速均保持在2位数以上,增速可圈可点。

然2020年,西安银行业绩出现较大波动:

2020年一季度末、上半年底、三季度末、2020年底的营收增幅分别为3.55%、-0.79%、0.58%、4.27%;同期净利增幅分别为10.10%、1.12%、-1%及3.05%,增速较前两年大幅放缓。

与多数城商行相同,利息净收入为西安银行收入主力。由于国家加大金融支持,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其利息净收入同比增速放缓。2020年为62.07亿元,同比增长9.79%。

此外,净利差、净息差、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等主要盈利能力指标也均出现下滑,同比下降0.12个百分点、0.11个百分点、0.7个百分点,由此导致西安银行2020年营业利润和利润总额双负增,同比分别下降3.2%、3.65%至30.86亿元、30.74亿元。

客观而言,2020年百业承压、减费让利的大环境下,西安银行营利增速下滑也在情理中。

然进入2021年,后疫情时代百业复苏,企业开门红频频的大背景下,其竟再次陷入净利下降困境。

2021年第一季度,西安银行营收18.94亿元,同比增长7.73%;归母净利润7.08亿元,同比减少8.04%,成为23家A股上市城商行、农商行中唯一一家净利增速下滑的银行。

尴尬的唯一背后,其实也有信号。

行业分析师郝瑞表示,银行调节利润手段不少,最常用的是拨备利润收紧和释放,及免税资产运用,当年利润不好看时,购入如国债等免税资产,可降低所得税费用,为净利润赢得一丝上涨空间。不过,近年由于不良压力加大,拨备有时也不能完全救业绩,由此所得税调节在银行财报中出现频率增多。

西安银行2020年报称,“由于免税资产的增加,该行2020年所得税费用下降38.51%,最终净利润同比增长3.03%。”利润表显示,西安银行2020年所得税费用从5.12亿元减少至3.15亿元,下降了38.51%。

问题在于,税收调节只在一时,如业绩能力跟不上,最终还会呈现问题本态。

另一个主要原因,是今年一季度西安银行的信用减值损失6.28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4.47亿,同比增长40.50%。

为何产生这么多信用减值呢?

4月2日,西安银行公告称,2021年一季度,一客户在该行的9.5亿元金融资产出现信用风险,该行计划计提4.75亿元减值准备,该部分减值准备占该客户整体风险敞口的50%。

尽管西安银行未披露客户具体情况,但查阅年报可见,截至2020年末,西安银行前十大贷款客户合计贷款余额110.86亿元,占该行贷款和垫款总额的6.45%。上述客户存放的9.5亿元金融资产规模,与该行第五大客户贷款余额9.6亿元相似。

西安银行的业绩、股价“烦恼”

拉长维度,2018-2020年,西安银行当年的信用减值损失分别为13.41亿元、18.24亿元、21.55亿元,三年持续增长。2021年一季度的6.28亿元,更同比上年4.47亿元增加40.5%。

而单一客户4.75亿的减值准备,也直接拉开了西安银行的风险敞口,并让外界对其大客户业务的稳健性、风控力重新审视。

作为衡量银行经营安全性的重要指标之一,2020年西安银行单一最大客户贷款比率达到7.09%,同比上升2.84%,达到近六年最高水平。2015年至2019年末,这个贷款比率分别为5.68%、5.38%、5.52%、4.61%、4.25%。

此外,截至2020年末,西安银行最大十家客户贷款比率也由上年的32.47%升至37.01%。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21年3月末,西安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为1.20%,较年初上升0.02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273.45%,较上年末上升4.06个百分点。

资本充足率14.41%,一级资本充足率12.3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2.31%。三指标较2020年末均有下滑。

根据中泰证券分析,西安银行年报和季报存在以下不足:第一,2020年四季度、2021年一季度,净其他非息收入累计同比增速分别为-47.9%、 -9.4%,主要原因在于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大幅压降和投资收益下降所致。第二,单季年化成本收入比小幅上行。2021年一季度单季年化成本收入比同小幅上升1.86个百分点至 21.22%,其中,业务及管理费同比增长16.8%,预计与公司加大科技投入,持续推进人工智能技术平台建设,科技赋能提升经营管理效能有关。

如把2021年一季度业绩同比增长进行拆分,结果显示,规模、税收正向贡献业绩,息差、非息、成本、拨备均负向贡献业绩。

“西安银行股东增持意在维护股价稳定,但该行基本面表现并不良好,包括净利差、净息差、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等主要盈利能力指标均出现下滑。”知名财经评论员郭施亮指出,上市公司股价走势归根到底取决于基本面与盈利能力。资金会更加聚焦到具有成长性、基本面更稳定的银行股中。

梁邦海的蝶变期许

所言不虚,无论新证券法,还是证监会频频质量发声,都透露出价值投资已是行业趋势。种种问题烦恼下,如想打破业绩股价双杀的尴尬,西安银行需要精进内力、打磨基本功,改善成长基本面。

看看内控风控,或有更深体会。

企查查信息显示,分别于2019年末及2020年4月份西安银行有两起关于网络侵权责任纠纷的民事调解,分别涉及周冬雨、黄渤两位明星。由于以调解方式结案,故具体内容细节尚无法得知。

西安银行的业绩、股价“烦恼”

西安银行的业绩、股价“烦恼”

2021年3月4日,中国银保监会陕西监管局罚单显示,因同业业务不审慎,西安银行被罚50万元。

而开年1月,陕西银保监局还向西安银行及支行连开出6张罚单,总罚款162万元。

违规行为包括:个人经营性贷款用途管控不严,资金流入房地产领域;个人消费贷款用途管控不严,资金流入房地产领域;流动资金贷款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房地产开发贷款支付审核不严格,资金回流至借款人;经营性物业贷款贷前调查不尽职;发放流动资金贷款用于项目建设等。

一番梳理,西安银行“毛病”、“烦恼”真真不少。该怎么治?

一个好消息是,空缺了约一年半的行长一职终于到位。

2021年2月3日,西安银行发布公告:已聘任原国家开发银行陕西分行副行长梁邦海担任新一届行长。

资料显示,梁邦海现年51岁,博士研究生学历,高级会计师。历任中国投资银行西安分行行员;国家开发银行陕西分行副处长、处长;国家开发银行陕西分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平安银行西安分行党委书记;平安银行银川分行筹备组组长等职。

对于梁邦海的印象,有媒体报道,其前同事称一是效率高;二是专业强,“许多疑难杂症都是梁行长出面解决的”。三是想做事,“在政策性银行打拼二十多年后,梁行长应该是想让人生经历更丰富,才做出了加入商业银行决定。从勇气上说,我们还是很敬佩的。”

如此经验丰富、高效果敢,自然是一件幸事、喜事,西安银行不乏蝶变期许。

火车跑的快,全靠车头带!

梁邦海能否内振业绩、外强信心,打破种种尴尬之局,拭目以待。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站不提供任何形式的资产管理及理财服务,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你也可能感兴趣

科技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