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趣科技连环爆雷,股东高管忙套现,谁是下个接盘侠?

A股手游第一股成昨日黄花?高管套现离场,商誉爆雷谁买单?
2021-06-04 14:06 全球财富网

A股手游第一股成昨日黄花?高管套现离场,商誉爆雷谁买单?

5月14日,掌趣科技300315.SZ)对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进行回复,对其商誉减值计提的质疑进行解释。财报显示,截止到2020年12月31日,掌趣科技商誉的账面余额为55.83亿元,已累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9.7亿元,但商誉减值的计提仍未结束。

历史上,身为A股手游第一股的掌趣科技巅峰时市值曾超500亿元,被称为创业板“四大天王”之一,如今市值仅剩百亿元,其中并购持续暴雷、股东套现成主要诱因。

本文试图解答以下问题:

1、掌趣科技的商誉爆雷会否持续?

2、掌趣科技是否利用商誉减值调节利润?

3、股价暴跌的背后隐藏哪些真相?

商誉地雷连环引爆,余雷未绝

2020年,掌趣科技实现归母净利润3.17亿元,同比下降12.83%,扣非净利润0.8亿元,同比下降80%,主要因本期针对子公司北京天马时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天马时空”)计提3.3亿元商誉减值。

事实上,近三年来掌趣科技的商誉减值不断,特别是2018年因大幅计提商誉减值导致当年净利润亏损31.5亿元,一次性赔掉过去多年的利润。

财报显示,截止到2020年12月31日,掌趣科技商誉的账面余额为55.83亿元,已累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9.7亿元,但目前商誉净值仍达16.13亿元,占资产总额的25.93%,未来仍大概率继续计提,商誉减值的危机仍未缓解。

掌趣科技连环爆雷,股东高管忙套现,谁是下个接盘侠?

据悉,掌趣科技的巨额商誉来自于并购动网先锋、上游信息、玩蟹科技、天马时空等游戏公司,这些公司多于2013—2015年被掌趣科技并购。

目前看来,掌趣科技的商誉爆雷与其激进并购不无关系。对掌趣科技而言,游戏项目的开发和运营相对独立,很难因此获得规模效应;且游戏生命周期普遍较短,企业很难持续开发出爆款游戏,因此,很多游戏企业偶然开发出一款爆款游戏后,便开始走下坡路。

从掌趣科技并购游戏企业的时间点和业绩来看,2013—2015年正值手游行业发展的高峰,其几乎均站在行业周期的顶峰进行并购,而且团队整合能力也较差,难以产生协同效应。

涉嫌操纵商誉减值调节利润

除商誉爆雷外,掌趣科技随意地计提商誉减值准备,也遭投资者和监管层质疑其调节利润。

证监会年报问询函中指出,在年报商誉减值测试中,掌趣科技的各子公司选取的关键参数如折现率、预测期收入增长率存在较大差异;且2018--2020年,其就各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分别为33.8亿元、0.65亿元、3.33亿元,各年间商誉减值准备计提金额差异较大,要求其说明是否存在利用商誉减值计提进行盈余管理等情形。

记者翻阅问询函发现,2019年,掌趣科技子公司天马时空的营业收入为6.35亿元,同比下降15%,而更重要的盈利指标——利润总额为1.1亿元,同比大降58.8%。面对天马时空盈利能力的大幅下降,掌趣科技2019年仅轻描淡写地计提6500万的商誉减值准备,而期初天马时空的商誉净值为12.92亿元,计提比例之低令人费解。因此,正因2019年掌趣科技大幅减少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当年实现扭亏为盈,避免因连续两年亏损被ST(特殊处理)。

此外,2020年,掌趣科技子公司北京玩蟹科技有限公司的净利润为6213.13万元,同比下降10.22%,截至2020年末,该子公司的商誉净值为4.06亿元,已累计计提商誉减值11.21亿元,而掌趣科技2020年却未对该子公司计提商誉减值,令人费解。

股东高管高位套现,中小股东成买单者

掌趣科技的并购史也是一部实控人和高管的清仓式套现史。

2月2日,掌趣科技前实控人、现第二大股东姚文彬减持套现动作仍不断,其转让掌趣科技1.97%的股权给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林芝腾讯”),交易总价为2.65亿元。

这位前实控人减持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15年8月,彼时在掌趣科技开启一系列疯狂并购后,掌趣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姚文彬宣布辞职,之后便开始连续大手笔减持,此时距离掌趣科技股价创下历史新高还不足3个月。随着姚文斌在2018年6月将掌趣科技5.08%的股份转让给现任董事长刘惠城,掌趣科技也因此变成一家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上市公司。如今,姚文彬的持股比例已从2015年9月的22.52%下降至5.02%,近乎清仓式减持。

彼时,同样清仓式减持的还有华谊兄弟、叶颖涛、邓攀等前十大股东与高管们。据不完全统计,2015—2018年,掌趣科技大股东、管理层合计套现超60亿元。其中,仅姚文彬一人就套现20亿元。

需注意的是,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在无重大资产重组的情况下掌趣科技已更换三任董事长。姚文彬辞职后一年,继任董事长邓攀也撂下挑子。2017年11月29日,掌趣科技公告,邓攀辞去该公司董事长职位。2018年2月,他和姚文彬一样辞去该公司所有职务,新任董事长为前天马时空董事、总经理刘惠城。

记者认为,掌趣科技的前实控人姚文斌很可能在开启疯狂并购时便做好退出的准备,因为并购后公司股价水涨船高有利于大规模套现。而掌趣科技的股价在2015年并购高峰期时短暂创新高后,便开始长达四年的下跌,市值也从超500亿元跌至如今百亿余元,除期间减持套现的大股东和高管外,其它小股东们损失惨重,成了为掌趣科技疯狂并购爆雷买单的人。

掌趣科技连环爆雷,股东高管忙套现,谁是下个接盘侠?

结语

从掌趣科技的历史看,其高管多无心经营,旨在借助并购工具高位减持套现。如今的大股东兼董事长刘惠城也曾在2017年将自己的持股比例从2.24%减持至0.9%,近乎清仓式减持,后在股价低位受让股权才成为第一大股东,但持股比例也不高,不排除其随时退出的准备。在商誉爆雷风险仍在的情况下,掌趣科技的未来该何去何从?会有新的“接盘侠”进来吗?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站不提供任何形式的资产管理及理财服务,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你也可能感兴趣

科技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