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手机连锁巨头:迪信通3000家门店仅剩“一地鸡毛”

随着电商平台兴起,以及手机品牌厂商不断加大对自营门店的投入,传统零售门店正在慢慢被遗忘。
2021-06-05 14:14 全球财富网

随着电商平台兴起,以及手机品牌厂商不断加大对自营门店的投入,传统零售门店正在慢慢被遗忘。

被遗忘的手机连锁巨头:迪信通3000家门店仅剩“一地鸡毛”

“买手机就到迪信通!”在互联网电商不发达的年代里,你可能在一些城市的商业区听到过这样一句宣传口号。如今,这家移动通讯连锁巨头企业的市场在一步步收缩,其创始人刘东海家族不再控股迪信通,而是将其转让给了珠海国资旗下的华发集团。

今日,迪信通与珠海华发实体产业及香港华发(后两者皆为华发集团旗下公司)各自董事会联合宣布,转让要约已于2021年6月3日下午四时截止,且并无获珠海华发实体产业或香港华发修订或延长。

目前,华发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士持有、控制或有权指示迪信通3.27亿股H股及3.38亿股内资股,分别占迪信通已发行H股及已发行内资股约82.85%及100%,合共占迪信通已发行股份约90.76%。这意味着华发集团正式成为迪信通的第一大股东。

紧随要约截止后,迪信通6770.2万股H股(占于本联合公告日期已发行股份约9.24%)由公众人士持有。因公众持股比例跌至低于15%,迪信通港股于4日上午暂停交易,其称将尽快就恢复公众持股量及H股恢复交易刊发进一步公告。

迪信通曾是中国最大的手机专业连锁企业,高光时在全国拥有3000家门店。然而,随着电商平台兴起,以及手机品牌厂商不断加大对自营门店的投入,传统零售门店正在慢慢被遗忘。

北京多家迪信通门店已撤离

迪信通的创始人是刘东海,其出生于1966年,1981年考入南充市师范学校(现西华师范大学南充初等教育学院),1984年毕业从教,1986年考入北方工业大学,1991年进入中日合资光电器件企业滨松公司负责销售。

1993年,刘东海从西单三节BP机柜台开始创业,进入通讯零售行业,历经多年探索与发展,2001年公司正式成立,并于2014年7月正式在香港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

迪信通官方介绍,20年来,公司覆盖华北、华东、华中、华南和西北、东北、西南等25个省(市)的近1500多家零售门店(包括直营和加盟),向广大消费者提供手机销售、配件以及增值软件服务、手机个性化服务、售后等综合专业化的服务。多年来,迪信通与主要手机厂商、供应商、移动运营商开展长期战略合作。其还与京东阿里巴巴等主要电商合作密切,在要约收购前,京东持有迪信通H股流通股合计8.98%,为迪信通前四大股东之一。

5月31日,记者在北京顺义、朝阳两区走访发现,从去年底开始,迪信通已经关闭了北京多家门店。记者根据官网显示,来到顺义区新顺北大街的一家门店,这里分布着多家综合性的手机通讯店,但并未看见迪信通的身影。

一位手机店主告诉记者,迪信通门店已于去年撤离。“这里的迪信通倒闭了”,店主说,这条街上分布着多家手机门店,但竞争激烈,很多都无法长期存活。

他称:“附近这么多家手机店,除了我们,没有一家能长期开着,都是一波一波地换人。没有实力,拿不到货,怎么活下去?我们干了20多年,老板也是本地人,拿货权限才比较高。”

记者咨询迪信通总部了解到,目前顺义只剩3家门店,而官网显示9家。另外,其他区也有程度不同的撤店情况。官网显示,朝阳区门店有66家,但迪信通客服人员告诉记者实际只剩25家。

随后,记者来到位于朝阳区酒仙桥路的大山子电信营业厅,这是迪信通与中国电信合作的一家门店。大山子电信营业厅店外依然挂着迪信通的牌子,但店内没有顾客,只有两个工作人员,摆放的手机也所剩无几。“迪信通去年年底就撤走了,牌子还没来得及撤下来,这家公司经营好像有点问题,但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工作人员表示。

记者发现,手机经销商与电信运营商合作的情况非常普遍,优惠力度也比较大。上述工作人员介绍,只要购买5G套餐,买一款3500元左右的手机,就能优惠1799元。

另外,在朝阳大悦城内的迪信通目前还在正常营业,店内有OPPO、vivo、华为、三星等多种手机品牌,商场内不时会有顾客进来转一圈。

一名店员在迪信通已经工作了10年,他告诉记者,近几年能明显感觉到线下店人流量变少,尤其是在疫情后,“手机不像普通消费品,大家几年才会换一次,而且价格非常透明,功能也越来越标准化,很多年轻人都喜欢在网上买手机”。

另外,他表示,渠道品牌对手机销量的影响非常少,影响因素主要还是地理位置,“你看我们在商场,人就稍微多一点,那些开在马路边的店几乎都没人进了,感觉以后的手机店会越来越标准化”。当问及迪信通内部变化时,对方表示:“在迪信通这么多年,我都没有见过董事长,高层的变化对我们没有什么影响。”

在朝阳大悦城附近,还有一家开在路边的迪信通也仍在营业,这家店与中国移动合作经营,但店员称中国移动已撤走。记者探访时正处于下班高峰期,不过店内只有两个店员,并没有其他顾客。

还有两位过去在朝阳区开迪信通门店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迪信通门店不挣钱,现在收缩了很多,都往商场里开去了。

曾进军新能源汽车行业

迪信通的收入主要来自三方面:移动通信设备的销售、来自移动运营商的服务收入和其他服务费收入。在手机销售依靠运营商渠道的年代,迪信通借此成为国内最大的手机连锁销售渠道商。

2015年,迪信通的全国门店超过3000家,全年进店1亿人次,同时搭建了占10%市场份额的线上渠道。此后,迪信通还开启了数字化转型,与所有主流电商平台达成合作关系,从外部推动业务联动,同时还不断突破海外市场,在尼日利亚、西班牙等地成为颇具影响力的通讯数码零售品牌。

但手机销售的渠道也悄然改变。2010年开始,以小米为首的互联网手机兴起,线上渠道成为购买手机的重要方式,侵蚀了线下渠道的市场份额。而近几年来,小米这样的互联网手机品牌也开始大力自建门店,进一步压缩了迪信通这类传统手机渠道商的市场份额。各大运营商也减少了对终端销售手机的补贴。

从迪信通2015年-2020年的财报数据来看,过去几年迪信通的增长已经失速:2015年,迪信通的营业收入已经达到了158.3亿元,净利润达到了3.57亿元;四年后的2019年,迪信通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53.5亿元、2.57亿元,不增反降。到2020年,因为疫情影响,其收入更是大幅下滑,营收为135.5亿元,净利润仅为7978万元。

迪信通除了主营的手机零售和移动运营商业务外,还涉及了高科技领域——机器人、智能家居,以及金融、地产及旅游产业等。从2015年底开始,迪信通又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与多家德国汽车和零部件制造、设计公司开展合作。近年,迪信通又与哪吒汽车合作,共同布局线下汽车零售。

刘东海在谈到开拓新能源产业线的历程时介绍道,“我们不能只是固守在通讯行业的零售端市场,我们要与时俱进地开拓客户需求。”他还称,“经过深度的市场探索与分析,我们一是发现了这个产业领域的发展契机,二是深刻认识到这个产业领域的优势和劣势。所以我们决定循序渐进地开拓新能源汽车这条产业线,不盲进,也不保守固步。”

不过,还未等迪信通在新能源汽车行业崭露头角,刘东海家族就全面退出了。2021年5月21日,迪信通发布公告称,公司执行董事刘文萃已辞任公司执行董事,而刘文萃是刘东海的亲妹妹。

今年2月起,迪信通向华发集团的股权转让就已开始进行。迪信通股东迪尔通及迪信通科技向华发集团转让合共15%股权,此外,华发集团以每股3.8429港元向其他股东提出强制性有条件要约。老股转让和投票权委托完成后,华发集团将控制迪信通约37.99%表决权。

华发集团控制迪信通约37.99%表决权后,触发港交所全面要约收购条款。今年5月,华发集团又收购神州数码所持迪信通的19.62%股权,完成后,神州数码仍持有迪信通2%股权。

据悉,珠海华发集团有限公司组建于1980年,是珠海最大的综合型国有企业集团,现控股华发股份华金资本、华发物业服务、庄臣控股维业股份华灿光电光库科技、迪信通8家上市公司,以及华冠科技、华冠电容2家新三板挂牌企业。

2012年,华发集团开始实施“转型升级、跨越发展”战略,从单一的区域型房地产企业发展成为以城市运营、房产开发、金融产业、实业投资为四大核心业务,以商贸服务、现代服务为两大配套业务(4+2)的创新驱动型综合性企业集团。

近年来,华发集团大力实施“科技+”战略,积极进军高端制造、医疗健康、互联网与新兴科技、新能源、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已累计投资300多个优质项目。此次交易,也反映出华发集团在产业投资整合方面的意愿。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站不提供任何形式的资产管理及理财服务,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你也可能感兴趣

科技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