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保监定调信托展业新方向:金融通道、非标资金池业务清零 持续监管地产业务比重过高公司

20家信托公司被监管点名批评,其中五矿信托因存在用个人贷款承接融资类业务、发行期限错配的TOT产品等若干方面的问题被多次批评、重复点名。
2021-02-22 16:47 全球财富网

  2月7日下午,银保监会通过电话视频的形式召开了2021年度信托监管工作会议,银保监会及各地银保监局监管人士,各家信托公司主要负责人,信托保障基金、中信登及中国信托业协会相关人员参会。

  本报记者了解到,2021年信托监管的工作重点包括:金融通道业务要清零,非标资金池要清零,地产业务占比高的公司要持续监管,两项压降任务要持续压降。

  同业通道、非标资金池清零

  据本报记者了解,会上监管部门明确提出2021年将继续开展“两压一降”:继续压降信托通道业务规模,逐步压缩违规融资类业务规模,加大对表内外风险资产的处置。值得注意的是,监管要求,金融同业通道业务和非标资金池要清零。

  某信托公司董事长表示,持续压降是肯定的,目前还未下发各家信托公司具体的压降额度。

  某信托公司总经理对本报记者表示,总的来说,此次会议延续了严监管的基调,融资类信托业务的压降任务约为1万亿元,信托通道业务规模压降的目标是清零,并且对房地产信托业务继续严格管理。

  有信托公司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银信通道业务基本不能开展,但清零估计有难度,目前仍有部分期限长的项目。此外,也有受访人士提到:“资管新规过渡期延至2021年底,但目前市场上仍有近期发行的部分资金池产品,产品期限到明年。”

  值得注意的是,压降融资类信托是2019年以来信托业监管的重点工作。2020年监管为信托公司制定的压降任务是:全年全行业压降1万亿元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融资类信托,在2019年末基础上继续压降2万亿元通道类信托。

  2020年上半年融资类信托规模仍在持续增加,在2020年6月末,信托业融资类信托规模达到规模顶峰,余额为6.45万亿元。针对压降任务,监管部门多次对信托公司进行窗口指导,这一趋势在2020年三季度有所扭转。信托业协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末,融资类信托余额为5.95亿元,该季度融资类信托规模下降了4966亿元,不过较年初的5.83亿元不降反增。

  此外,央行2021年1月12日发布的《2020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统计数据报告》显示,2020年信托贷款减少1.1万亿元,而前三季度的数据显示,信托贷款减少4137亿元,也就是说,四季度信托贷款减少了6863亿元。

  “全行业在4.85万亿元融资类信托规模的基础上,再压降1万亿元。”某信托公司部门总经理表示,2020年没完成任务的,还需要在完成的基础上,再加上今年的新任务。

  受访的知情人士透露,2020年全行业压降目标基本完成,但有多家未完成任务的信托公司被监管部门点名。其中,4家融资类信托规模不降反增,6家信托公司未能完成2020年度压降目标。

  严控房地产信托

  本报记者多方求证了解到,被点名的信托公司包括:中信信托、金谷信托、江苏信托、华融信托、外贸信托、五矿信托、天津信托、国元信托、国民信托、国联信托等20家公司。

  “点名本身并不意味着某家信托公司风险大,可能在某个方面存在问题,监管需要说一下,提醒注意。”上述受访信托公司总经理对记者表示。

  有与会的信托公司人士向记者透露,监管人士现场点名批评的20家信托公司,包括不少大型央企背景的信托公司及国有企业控股的信托公司。点名批评的原因主要包括:未完成两项压降指标、融资类信托规模不降反增、风险资产处置不力、非标业务开展规模较大、存在业务合规性问题等。

  另外,在房地产信托业务方面,据多位受访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2021年度信托监管工作会议透露出对房地产信托业务的严监管持续。

  据了解,上述会议透露,三家大型地产公司在信托行业的总融资额都超过了1000亿元,规模相当大。其中还有三家信托公司对某些地产企业的融资总额超过了净资产。

  有受访的知情人士透露,监管部门要求,严查若干种地产业务违规行为,比如利用地产上下游进行融资的,要求现金流穿透审核;严查存在利用收益权凭证挂钩地产企业融资工具的行为;以及点名了地产企业永续债,指出真实期限比名义期限低的永续信托不合规。

  本报记者了解到,融资类信托变身投资类信托的一些做法也遭到监管批评。为完成压降任务、规模展业限制,部分信托公司通过受益权转让的形式将融资类做成投资类信托;也有的先发放贷款再用投资类信托接过来等形式将融资类变为投资类。

  此外,上述受访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监管还重点关注“假黄金”、非标资金池等风险,并关注到了融资平台业务风险抬头等问题。

  此次监管会议透露出,监管部门从严监管的决心和态度不会变。“信托业要配合监管、拥抱监管,杜绝与监管博弈的信托,不能通过变通或绕开监管规定开展信托业务,更不能以此寻求相对于其他信托公司的不正当竞争优势,破坏市场秩序。”2020年12月8日,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在“2020年中国信托业年会”上这样说。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站不提供任何形式的资产管理及理财服务,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你也可能感兴趣

信托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