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华永道:上半年银行业发债募集资本同比降50%,中长期仍承压

其中,大型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平均总资产收益率(ROA)均略有上升,城农商行则基本持平。与此同时,截止2021年6月末,个别股份制商业银行及城 农商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已经逼近监管要求,需要进行相应的补充。
2021-09-24 13:03 全球财富网

普华永道:上半年银行业发债募集资本同比大降50%,中长期仍承压

张苑柯

9月23日,普华永道发布《2021年半年度中国银行业回顾与展望》(下称“报告”)显示,2021年上半年,面对复杂多变的国内外环境,中国经济持续稳定恢复,以57家上市银行为代表的银行业业绩恢复增长,经营管理和风险抵御能力不断提升。

宏观层面来看,2021年上半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12.70%,增速较2020年全年(2.30%)显著反弹。净出口、投资与消费占比分别为19%、19%和62%,较2019年的12%、29%和59%基本回归到疫情前的格局。

社会融资规模及广义货币(M2)增速均较2020年有所回落,货币政策基本回到疫情前的水平。与此同时,人民银行进一步推动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改革,促进金融体系向实体经济让利;并调整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确定方式,促进银行降低负债成本。

普华永道:上半年银行业发债募集资本同比降50%,中长期仍承压

在此背景下,上半年的银行整体营收增长稳健、拨备计提下降、净利润回升。

报告显示,在经济复苏和加大风险处置力度的背景下,我国57家上市银行的净利润从2020年几乎零增长,回暖至2021年上半年增长 12.21%至1.02万亿元;总资产收益率(ROA)和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ROE)均有所回升。

其中,大型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平均总资产收益率(ROA)均略有上升,城农商行则基本持平。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城农商行净利差、净息差普遍呈收窄趋势。

普华永道认为,上市银行业绩改善,一方面由于资产质量趋于稳定,贷款减值损失计提减少;另一方面银行积极推动业务转型,财富管理类业务对中间业务贡献加大,代理委托手续费收入(包括代理保险、代销基金、代销资管信托等)占比上升,超过银行卡成为最主要收入来源,非利息收入增速高于利息净收入。

而上市银行贷款收益率稳中有降,主要是进一步响应支持实体经济的号召,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所致;同时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继续深化改革潜力,引导利率下降。

再看银行总资产变化,报告显示,灵活精准、合理适度的货币政策使得上市银行资产增幅恢复到疫情前水平。截至2021年6月末,上市银行整体资产较2020年末增长5.85%。其中,贷款总额较2020年末增加7.82%,高于同期资产增速和2020 年上半年贷款增速7.63%。

2021年上半年,上市银行加大支持普惠金融、绿色金融、战略性新兴产业、高端制造业、乡村振兴等重点领域的力度,公司类贷款快速增加,占整体贷款比例从2020年末的55%上升1个百分点至56%。另一方面,受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等政策影响,房地产企业贷款增速显著降低,从2020年上半年的11%回落至2021年上半年的5%;住房按揭贷款受该政策影响增速也有所放缓,占比回落。

报告认为,上半年上市银行贷款资产质量指标稳中向好。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上市银行的不良余额较快增长势头得到抑制,57家银行整体不良率从2020年末1.51%下降至1.44%,逾期率从1.49%下降至1.45%,关注类贷款率从2.07%下降至1.88%。

所有银行中不良率在2%以上的银行共有六家,均为城市商业银行,主营地区集中在东北、环渤海和中西部;有八家城农商行不良率低于1%,主营区域集中在长三角地区。 受房地产调控趋严、节能环保宏观政策影响,上市银行公司贷款整体不良率上升最大的行业为采矿和房地产。

事实上,上市银行持续加大不良资产处置力度,2021年上半年核销及转出金额645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 12.8%。普华永道表示,当前经济恢复不均衡、基础不稳固,且不良贷款暴露存在一定的滞后性,因此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到期时,不良率和不良额仍可能面临一定的压力。因此,上市银行应统筹做好应对不良贷款反弹的综合方案,有效运用现金清收、核销、批量转让等手段,进一步加大不良贷款处置。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6月末,上市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普遍下行。 主要原因为风险加权资产增速超过核心一级资本的增速,对资本造成损耗,导致核心一级资本有所下降。与此同时,截止2021年6月末,个别股份制商业银行及城 农商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已经逼近监管要求,需要进行相应的补充。

普华永道:上半年银行业发债募集资本同比降50%,中长期仍承压

2021年上半年各上市银行通过永续债、非公开发行、可转债及二级资本债等方式,共募集资本4903.8亿元,较 2020年上半年减少4963亿元,降幅高达50%,资本市场融资难度加大。随着《巴塞尔协议Ⅲ》新标准法将于2023年1月1日起实施,以及一系列银保监会颁布的资本新规,中长期看,我国商业银行的资本或仍然将持续承受较大压力,因此商业银行需要加速业务转型,同时更加高效经济地利用资本。

“随着新冠疫情在海外及国内部分地区反复,经济复苏与金融市场仍面临不确定性,中国银行业仍面临一系列的挑战。”普华永道中国金融行业合伙人胡亮表示,挑战包括极端天气与自然灾害对不同行业的冲击,传统制造企业在产业升级、绿色低碳转型过程中可能出现的经营困境,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到期,房地产金融调控持续,金融业强监管趋势将加大违规处罚力度等。“上市银行应积极应对上述风险,持续夯实资产质量,加快推进战略转型,实现高质量发展。”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站不提供任何形式的资产管理及理财服务,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你也可能感兴趣

银行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