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00万股权流拍 锦州银行“无人问津”

一则500强民企股东为缓解债务危机拍卖银行股权的信息曾一度将锦州银行送上风口浪尖,如今这笔股权拍卖终于有了结果。2月7日,锦联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联控股”)间接持有的锦州银行共计9600万股权拍卖已经结束,两笔股权均陷入流拍的尴尬局面。在分析人士看来,锦州银行股权流拍基本是大概率事件,对投资者来说,锦州银行股权性价比并不高,可见市场对锦州银行的业务情况仍然持审慎态度。
2021-02-22 16:26 全球财富网

  一则500强民企股东为缓解债务危机拍卖银行股权的信息曾一度将锦州银行送上风口浪尖,如今这笔股权拍卖终于有了结果。2月7日,锦联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联控股”)间接持有的锦州银行共计9600万股权拍卖已经结束,两笔股权均陷入流拍的尴尬局面。在分析人士看来,锦州银行股权流拍基本是大概率事件,对投资者来说,锦州银行股权性价比并不高,可见市场对锦州银行的业务情况仍然持审慎态度。

  意料之中的流拍

  上千人围观零人出价,锦州银行9600万股权遭遇了“无人问津”的尴尬局面,2月7日,2月6日,锦州银行名下共计9600万股权拍卖已经结束,且两笔股权均出现流拍。

  根据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显示,这9600万股权分别为两家公司持有,拆分为2笔拍卖,一笔为9000万股股权,持股公司为锦程国际物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程物流”),评估价约为4.95亿元,起拍价约为3.47亿元。另一笔为600万股股权,持股公司为大连长兴岛绿城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兴岛绿城”),评估价为0.3亿元,起拍价约为0.23亿元。不过,两笔股权拍卖均因无人报名而流拍。

  对锦州银行这两笔股权流拍,市场并不觉得意外。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认为,锦州银行上述两笔股权流拍基本是大概率事件,对投资者来说,锦州银行股权性价比并不高,折价买入后还要考虑如何卖出及盈利的情况,可见市场对锦州银行的业务情况仍然持审慎态度,特别是对不良资产是否充分暴露、未来区域经济状况多久才能改善存疑。

  梳理股权关系图可以发现,锦程物流、长兴岛绿城均为锦联控股旗下的控股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锦联控股分别持有上述两家公司99.82%、99.76%的股权。锦联控股曾是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但就是这样一家企业却在2020年因多次债务纠纷,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此外,锦程物流还是锦州银行的第五大内资股股东。根据锦州银行2020年半年报数据,锦程物流所持该行股份总额约为2.13亿股,持股比例为2.74%,长兴岛绿城持有锦州银行约3317.9万股内资股。在寻求“接盘方”未果后,上述两笔股权将在2月23日进入二次拍卖阶段,二拍起拍价再较一拍缩水,分别约为2.77亿元、0.18亿元。

  “补血”迫在眉睫

  通常情况下,通过拍卖方式转让股权,一般来说都是涉及到司法诉讼,属于被动拍卖,而股权“无人接盘”也从侧面反映了市场对银行经营能否持续稳健的审慎态度。在此之前,锦州银行改革重组刚刚画上句号。

  在风险不断出清的情况下,锦州银行盈利情况有所改善。2018年、2019年锦州银行分别亏损45.93亿元和9.59亿元。2020年上半年,锦州银行实现净利润4.13亿元,2019年同期为亏损8.68亿元;实现营业收入64.44亿元,同比下降52.4%,其中利息净收入为60.53亿元,同比下降48.9%。对此,锦州银行解释称,是由于“根据资产处置框架协议,对拟处置资产在报告期内的利息收入不再确认”等原因导致的。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20年6月末,锦州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94%,比2019年末下降5.76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则由2019年末的115.01%大幅提升至243.73%,增长128.72个百分点。

  虽然部分核心指标得到了改善,但锦州银行“补血”能力依旧有待加强。从半年报数据来看,截至2020年6月末,锦州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5.5%、6.94%、9.06%,与监管要求的7.5%、8.5%和10.5%还存在一定差距。

  锦州银行也认识到了当下对资本补充的渴望,2020年9月,锦州银行向央行控制的成方汇达、辽宁省财政厅实际控制的辽宁金控定向增发了合计62亿股内资股,定向增发的募集资金净额约为120.9亿元,将全部用于补充该行的核心一级资本。除此之外,根据锦州银行发布的2021年同业存单计划,2021年,该行拟申请发行同业存单额度为800亿元,用来缓解资金压力。

  “对锦州银行来说,最快速的增资方式目前只能是增资扩股,短期内锦州银行所在区域的经济状况预期不佳,业绩改善难言乐观,所以该行只能通过外部‘补血’的方式来渡过低谷。”廖鹤凯说道。

  防控风险是关键

  从潜在危机爆发至增资扩股完成,从深陷业绩经营泥潭至重组结束,对锦州银行来说,如何在新的一年里拓展业务、控制风险已成为摆在眼前的考题。

  资深银行业分析人士王剑辉直言,锦州银行首先要提升核心竞争力,锦州银行此前业绩出现问题更多是源于过度扩张和内部管理失控,风控管理形同虚设。锦州银行首先应提升内部合规风控管理机制,这样才能保证在未来生存下去。其次,锦州银行应该借助更为先进的科技手段提升盈利能力,类似互联网金融、大数据应用手段应着重考虑。

  “在未来几个季度内可以预见,锦州银行的盈利能力可能还存在一定限制,因为锦州银行还需要相应的时间来消化该行前期的不良资产。”王剑辉说道。

  廖鹤凯进一步指出,目前锦州银行机构改革重组已经完成,首先应强化内部公司治理和合规建设,积极推进数字化转型,以应对未来的挑战。不过对锦州银行来说,现阶段还是只能聚焦于本土业务,精耕细作协助区域经济发展,服务好实体经济与合作伙伴共同成长。主要关注的风险点还是区域后续能否走出增长困境、区域经济体的财务健康水平能否改善。针对股权拍卖的影响、如何改善盈利水平以及未来战略发展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锦州银行方面进行采访,但未得到回应。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站不提供任何形式的资产管理及理财服务,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你也可能感兴趣

银行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