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主”踌躇退出 民营银行不香了吗

近日,两家民营银行传来股东股权即将易手的消息引发市场关注
2021-04-23 14:15 全球财富网

近日,两家民营银行传来股东股权即将易手的消息引发市场关注。曾经备受民企热捧,如今却被“拱手让人”,在监管动刀高息揽储、限制非互联网银行异地扩张等整治行动之下,民营银行生存发展承压,“民营金主”们也似乎萌生了退意。而面对当前市场环境变化,在倚仗股东资源之外,民营银行要如何确定发展思路、谋得出路也值得探讨。

股权拍卖频现

首批试点民营银行上海华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瑞银行”)第二大股东正在筹划出清其全部持股。

4月18日,昔日服装巨头上海美特斯邦威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邦服饰”)公告称,公司拟出售其参股公司华瑞银行的股份,美邦服饰共持有华瑞银行15%的股份,本次拟出售10.1%股份,而美邦服饰的交易对手方为目前并列华瑞银行第四大股东的上海凯泉泵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泉泵业”),该公司持股比例8.15%,若本次交易完成,凯泉泵业将成为华瑞银行第二大股东。

针对公司持有华瑞银行剩余4.9%股份,美邦服饰透露有意继续出售。对于出售原因,美邦服饰解释称,公司有意剥离与公司服饰业务关联度较低的资产,实现公司资源整合的同时聚焦主营业务。

市场人士将美邦服饰这一举动解读为意在变卖资产“求生”,根据美邦服饰财报显示,该公司已经连续两年净利润告负,在2019年净亏损8.25亿元后,2020年业绩快报再度显示净亏损8.54亿元。

本次交易标的华瑞银行是全国首批试点的五家民营银行之一,于2015年5月23日正式开业,美邦服饰公告披露,截至2020年12月31日,华瑞银行2020年度营业收入11.58亿元,净利润2.03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开业未满六年的华瑞银行盈利增长已显现出乏力态势,净利润连续两年负增长,结合华瑞银行财报数据,2019年该行净利润同比下滑了17.95%至2.68亿元,2020年又同比下滑24.25%至2.03亿元。

关于相关股权变动事宜是否会对公司有影响,华瑞银行方面回复记者称,美邦服饰筹划出让该行股权事宜,属股东自身经营发展需要,与该行经营情况无关。该行经营稳健、发展良好,该股权是否变更均不会影响该行经营发展。

近期另一则引人关注的民营银行股权拟变更事宜的“主角”是新网银行。根据阿里拍卖网,因债务纠纷,四川省巨洋企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洋集团”)持有的新网银行6%股权(1.8亿股)将于5月17日被拍卖。巨洋集团是新网银行并列第五大股东,该笔拍卖股权也是该集团的全部持股。本次拍卖评估价约为5.18亿元,起拍价3.63亿元。财报显示,2020年,新网银行实现净利润7.06亿元,较2019年下滑37.69%。

挤泡沫股东洗牌

回顾2014年12月,微众银行获得由深圳银监局颁发的金融许可证,成为国内首家开业的民营银行。2020年4月16日,无锡锡商银行正式开业,至此我国开业的民营银行扩容到19家。

在过去六年多的时间里,民营银行数量实现了从0到19的突破,发展也渐入佳境。“从民营股东最初入股民营银行目的看,控股股东更多是为了业务的布局和产业协同,特别是互联网和场景类产业集团,设立民营银行比较积极,而中小股东则主要是财务投资。”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如是说。

相对于早些年的火热,当前的市场已然趋于理性,部分民营银行股东亦踌躇退出,在监管趋严、目前民营银行生存发展及民企股东资金承压等多重因素影响之下,未来是否会有更多民营银行股东选择“转换赛道”,主动减持退出,亦引发市场关注。

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银行股权流动本身是正常现象,个别银行的情况需要结合特定的环境和自身因素具体分析。

“从财务数据看,华瑞银行、新网银行两家银行在疫情的影响下,经营状况承压。但两家股东将退出,背后的主要原因并非民营银行本身出现经营问题,而是股东方出现债务纠纷或者业务困境,将持有的民营银行股份拍卖或者转让。华瑞银行股权的转让价格尚不清楚,新网银行拍卖给出的估值水平较高,仍显示了估值方对互联网银行的看好。”于百程对记者如是说。

值得一提的是,在经济环境影响下,部分民营银行股东自身资金承压,持续投入能力受到影响,民营银行股权被动拍卖而发生“洗牌”的情况在近年也多次上演。

例如2020年11月,锡商银行原第二大股东江阴澄星集团因自身流动性问题,所持该行3.7亿股股权被司法拍卖,最终来自江苏的3家民营企业接下被拍卖的银行股权。2020年4月,因债务纠纷,康得新持有的江苏苏宁银行2.24%股权被司法拍卖,最终,长兴县耀约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竞得这笔股权。

谈及银行股东主动减持股权的情况,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一段时间银行股权转让确实较为频繁,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股东方自身经营管理的需要、战略重心发生调整,在金融领域收缩战线;二是,现有监管对银行股权的规范管理对部分股东造成影响,不满足现有监管要求的持股就要进行调整,进而发生股东退出;三是,随着监管趋严、行业竞争激烈,个别银行未来的增长空间或许不能达到股东预期,股东权衡之下退出。

对于后续民营银行股东转让股权是否会形成一波潮流,银行业资深分析人士王剑辉对记者直言,整体来看,应该还有更多民营股东会选择减持,由于经济环境影响及监管趋严,民营银行股东会迎来一波洗牌,前期一些以投机为主或对未来预期过于乐观的股东将出局,带来一波减持潮。与前期的“蜂拥而入”相对应,前期“一窝蜂”地进去,现在要“成群结队”地出来,这也是一个正常的市场现象。

“精耕”“抱团”

成立不久的民营银行业务大部分仍在探索期,受“一行一店”的监管政策限制,不少民营银行曾搭上互联网平台的东风迅速扩张,支撑其前期发展“站稳脚跟”。而在最近两年,监管为促进银行互联网存贷款业务合规发展,对银行高息揽储、地方性银行异地扩张等整顿趋严,中小银行生存发展“危”与“机”并存。

面对挑战,有民营银行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出公司生存压力加大,今年要比去年发展更加艰难的状况。

而在银行股权转让案例增多之下,民营银行的股权还吃香吗、现在接手股权是不是好时机等问题也颇受市场关注。

对待这一问题,在曾刚看来,不同的投资者会有不同的看法。从行业整体来看,银行股权仍具投资价值。原因在于一方面银行业的经营业绩已基本触底,随着经济逐步企稳,银行业整体盈利状况稳定性强,相对其他行业存在客观优势;另一方面过去几年监管强化,非持牌的金融活动退出市场,金融供给端受到了很大的约束,银行作为最好的一类机构牌照本身价值也开始凸显,而民营银行因机制体制比较灵活也具备其独特的发展优势。

王剑辉也表示,在监管收紧后,目前银行股权没有太多泡沫,银行牌照价值回归正常水平。如果进行长期战略投资,选择相对稳健、资产负债表比较干净的银行标的,目前是一个比较良好的时机。但也并非所有银行股权都值得入手,部分银行不良资产尚未完全暴露,同时面对新一轮监管的风险尚未能完全反映,可能股权价值还有一定下跌空间。

对于民营银行而言,一方面其业务特点与股东背景密切相关,股权结构与治理结构尤为重要;另一方面,面对市场环境变化,在倚仗股东资源之外,民营银行如何确定发展思路和出路也值得探讨。

曾刚指出,民营银行机构小、网点少、客户基础少,在现在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背景下,如果还走传统银行的老路空间有限,民营银行要发展势必要在业务模式和经营管理体系上进行创新,同时创新也要结合自身特点,发挥小银行决策链短的优势,尽量走数字化、轻型化、现代化的路线,寻求差异化发展,另外也要和股东资源有效整合,更加充分借助发挥主要股东具有的客户、平台场景、资金等各方面的优势,更有效地支撑民营银行的差异化发展。

王剑辉指出,未来民营银行的出路,应先在自身定位上想清楚,一旦进行科学决策后,有几方面可以尝试:在客户资源上,专注产业化、行业化,更为“精耕”;还可以与科技类公司进行深度合作,来提升自身未来发展的科技含量;中小规模的民营银行可以考虑整合,在一个特定的区域内“抱团取暖”,形成区域竞争力,获得长足发展。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站不提供任何形式的资产管理及理财服务,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你也可能感兴趣

银行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