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并购8所教培机构“血亏”,精锐教育被野心”按倒“13年时间跌落神坛

“精锐好好的,我也好好的”。
原标题:野心“按倒”精锐教育?
2021-10-12 18:25 全球财富网

原标题:野心“按倒”精锐教育

“精锐好好的,我也好好的”。

精锐教育掌门人张熙“自曝倾家荡产”,很快又随着一则辟谣消息被视作一场乌龙。但是这也揭下了又一家教育头部玩家身上的伤疤。

“尝试了各种办法,做了所有努力,但真的非常抱歉,运营压力之大确实让我们不堪重负。经过股东与管理层的慎重商讨与决议,我们决定全面转型非学科业务,并将于2021年10月11日起暂停营业。”10月11日,一封上海精锐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发布的“致精锐学员及家长书”开始流传。

当晚,有精锐教育员工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精锐会于10月12日发布通知宣布停业。这一天,记者尝试联系精锐官方,但截至发稿,前几日还能打通的北京、上海及官方销售电话,已无法接通。

而10月9日几近深夜,上海精锐教育总部出现一些家长及老师的身影,并通过直播平台公开“催债”。从首次曝出创始人倾家荡产到“公司运转正常”,再到传出停业,精锐4天时间坐上了过山车。这个一度与新东方好未来(学而思)齐名,2018年就赴美上市的教培行业巨头,如今步巨人教育后尘,荣光过后留下一地鸡毛。

13年时间,精锐如何跌落神坛?

一节课学费高达两千元,员工:8月开始走下坡路

10月11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广州精锐教育一名员工表示,精锐当天召开了内部语音紧急会议,宣布暂停营业,“我们今天接到通知总部要把所有饮水机都撤了”。但是紧急会议并未告知员工薪资发放情况。

一年并购8所教培机构“血亏”,精锐教育被野心”按倒“13年时间跌落神坛

10月11日晚精锐内部语音会议。受访者供图

另外一名广州精锐员工也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精锐11日晚以邮件的形式通知员工明日将会停业,有意引导员工主动离职。记者随后尝试查看邮件具体内容,这名员工称已经无法登录精锐内部系统查看邮件。

实际上,张熙热情高涨的朋友圈宣言还在传播时,精锐授课老师张英(化名)就对公司转型不乐观。

她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自己确实在群里看到过转型的说法,但自己理解的“转型”只是在给员工和家长“洗脑”,目前没有具体执行措施。而她所在的上海徐汇南丹旗舰校区,早在8月已经关门,自己则被调到了徐汇上体馆校区。

谈到机构运营状况,张英态度悲观,“退课的家长很多,旗舰校区是VIP校区,上体馆是综合校区,收费、师资、环境、服务等完全不一样”。张英口中,学生享受到的服务降级,但不能退差价。

她表示,精锐已经开始拖欠员工工资,上月工资目前不太可能发出来。而她只是精锐中讨薪员工中的一个。

近日,网传图片显示,张熙通过朋友圈发文,称自己已患抑郁症,在过去两年做出很多错误决策,“真心倾家荡产”了。不过,10月8日,有精锐员工称网传图片为假,并提供张熙朋友圈截图,截图中张熙表示“精锐好好的,我也好好的”,目前正在政府的帮助下转型。

一年并购8所教培机构“血亏”,精锐教育被野心”按倒“13年时间跌落神坛

网传朋友圈内容。

10月8日,精锐董事长张熙微博留言成了“催债现场”。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微博认证为“上海精锐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总裁兼CEO”精锐张熙的微博动态还停留在2014年,随着事件发酵,不少网友在其微博下评论:“快发工资!”。

这一天,李仁(化名)在网上发布聊天记录称,上海嘉定区校长面对员工催债表示“工资10月26日也发不了”。不过,当贝壳财经记者向其求证时,她并不愿多谈,主要强调“我们领导说我了,自己担心不能发工资,也不能乱说了”。

到了10月12日,李仁向记者发来消息:“一切都无所谓了,反正已经拿不到工资”。

早在8月份,张英称就察觉到了公司正在走下坡路。当时精锐关闭了她所在的上海徐汇南丹旗舰校区,原校区所有学员均挪到了上体馆综合校区。精锐成立之初就主打中高端教培机构路线,旗舰校区是精锐的VIP校区,一节课学费高达两千元。“学员降级挪到综合校区,光是学费就差了近1.8倍,精锐的状况可想而知”。

同样,另一名广州精锐员工刘琦(化名)也告诉贝壳财经记者,10月8日张熙倾家荡产热搜出现前,公司就没有家长再来报课了。

精锐面前还有更难的一关——退款。贝壳财经记者采访了几位报名K12教育课程的家长,均表示精锐方承诺的退款时间一再拖延,从20个工作日更改到45个工作日,还以各种理由要求家长签署学员退费确认书。

上海、杭州、南京等地多位家长表示,与精锐上海总部签署学员退费确认书后,对方又自定义退款协议不作数,要求家长等到12月份,但届时也无法保证一定能够退款。

来自上海松江新城区的家长刘华(化名)告诉贝壳财经记者,8月底向上海精锐至慧学堂申请退款,金额在6万左右,当初退款协议是15个工作日,到期后又被通知是20个工作日。终于等过20个工作日后,精锐又称本来应该于9月28日到账的退款被冻结,无法发放。

记者采访了解到,受访对象申请退款金额从4万元到6万元不等,且无一人退款成功。

根据受访者提供的课程价目表,精锐的课程并不便宜。精锐旗下主要有个性化、小小地球、至慧学堂三种核心课程,其中个性化课程(VIP课)是一对一模式,收费较高,一节VIP课程需要收取3个课时学费,上课时间为2小时。

记者按照受访者提供的价目表计算,小六一节VIP课程1605元、初三一节课程1950元、高三一节课程2385元。同时,如果家长购买课时次数越多,得到的赠送课程次数也就越多。

张英告诉贝壳财经记者,购买180课时有12课时赠课;购买270课时则有21课时赠课;如果购买720课时,最高可以赠送102课时。也就是说如果家长花57.24万元购买高三课时,可以得到274次VIP上课机会。

10月9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精锐在成都、杭州多个学习中心仍有学生在上课。“希望这个学校能缓过来,总部没钱,啥办法都没有。”一位杭州的家长说。

此前一天,记者通过官网电话联系了精锐教育北京、上海两地课程销售人员,其均表示课程销售状况一切正常。“一切课程均按照国家要求正常进行,周一至周五可以正常上课,周末不提供文化课程补习”。不过,10月12日截至发稿,记者再次拨打北京、上海两地官网电话,无法接通。随后,记者拨打了精锐教育北京多个校区的公开电话,无人接听。

一年并购8所教培机构,扩张中“血亏”?

张熙有一个别致的绰号“学霸张”——福建省高考状元、北京大学法学学士、哈佛MBA。

他在创立精锐之初就瞄准国内中高端教培机构的市场空缺,借助自身学霸光环,推出面向中高端收入家庭的K12课外辅导服务,同类产品定价比行业主要参与者高约15%-50%。

2007年,精锐教育在上海徐汇开出第一家门店。此后稳扎稳打,最开始创业期间,扩张步伐并不算快——2009年开始异地扩张进入广州,2010年才北上版图扩大至北京,并以平均一年新增约20家的速度扩张。

2015年后,或许是为筹备上市大计,张熙的扩张速度明显加快,2017年学习中心已增至225家。

随后的2018年精锐赴美上市成功,张熙也迎来人生的高光时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张熙大谈自己的战略规划,表示公司已经投资多家K12教培机构,并积极推动在线教育布局,“如果砍掉线下业务就能马上变成一家在线教育公司”。

彼时,在发布会上接受采访的张熙意气风发,这在其疯狂扩张中也可见一斑。

2018年8月,上市5个月后,精锐并购了天津华英教育;同年10月,精锐又斥7亿巨资并购了启迪巨人100%股权。这一年,精锐斥7亿巨资收购濒临倒闭的巨人,时任精锐董事长的张熙还畅想了一下巨人的未来:5年之后,巨人教育将会在国内建立起近500家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小区,完成50万的学校就读指标,50亿的生产收入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公开资料显示,精锐自2018年3月到2019年1月连续投资并购教培机构8所,其中包括4所K12教育机构、4所素质教育机构。除了战略收购,精锐对自身核心业务的扩张脚步也没有停止。上市后,截至2019年8月31日,精锐学习中心在全国范围内数量增至432家,遍布全国,教室数较2018财年同期增加13.4%。

上市后两年内的收购战略和扩张战略为精锐带来了短暂的营收增长——2018年营收同比增长39.13%,2019年同比增长39.51%。不过,这也为此后的“危机”埋下了伏笔。

财报显示,自2018年3月赴美上市以来,精锐的净利润持续下滑。精锐在2015财年、2016财年、2017财年净利润分别为5608.4万元、1.87亿元、2.43亿元,呈现高速增长劲头。然而这种劲头并没有持续下去,精锐上市后的2018财年、2019财年净利润均呈下滑趋势,分别为2.14亿元、1.66亿元,2020财年更是“扭营为亏”,净亏损7.69亿元。

2021年最新财报显示,精锐Q2季度净亏损同比扩大950.73%。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教培机构线下业务受到巨大冲击,精锐线下学习中心全部关闭。此外,2020年底精锐斥巨资并购的巨人教育也开始走向下坡路。同年12月精锐宣布将巨人教育、天津华英、巨人网校、优毕慧等合并成“新巨人教育”公司,精锐拥有该公司股东身份和董事会席位,但是不再参与实际运营。到了2021年8月,精锐自顾不暇,停止了对巨人的资金投入。而巨人在连续欠薪员工2个月后终于宣布倒闭,留下预付课程费无力退回的“烂摊子”。

27岁的巨人轰然倒下,也让前后多次为巨人“输血”的精锐损耗了大量现金——约9亿元人民币。根据精锐2021年Q2季度财报显示,精锐的负债率高达97.94%,总负债68.51亿。

战略失利背后,精锐近年来高管也是频繁变动。2020年2月,在疫情倒逼下,精锐创始人张熙曾表态,将all in OMO(线上线下融合)模式。就在精锐转型的关键时期,2020年1月31日精锐独立董事张敏因个人原因辞去职务;同年2月11日,负责幼儿教育的高级副总裁孟晓强和技术研发中心副总裁马牧原也相继离职,据悉,两者均于2014年加入精锐。

2021年,监管部门加大对教培类机构监管力度,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精锐于今年4月份、6月份、7月份因违规广告宣传接连被监管部门处罚三次,共计罚款金额达264.84万元。而精锐的股价也于今年7月14日首次跌破每股1美元。

7月24日教育行业“双减”政策发布后,精锐收盘股价每股再未超过1美元。8月4日,纽交所向精锐发出警示函——若未来6个月内,连续30个交易日普通股平均收盘价低于每股1美元,则会被要求退市。

截至美东时间10月11日下午4点收盘,精锐股价为0.393美元/股,距2018年上市16美元每股的最高股价,下跌了97.5%。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站不提供任何形式的资产管理及理财服务,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证券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