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誉远2亿销售费换来4800万亏损,前东家留下烂摊子

据广誉远中报,2021年上半年广誉远销售费用达到2.36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为62.93%。巨额且增长迅速的销售费用,换来的却是同比下降的营收和亏损。
2021-10-13 09:37 全球财富网

营业收入3.75亿元,同比下降13.22%,净亏损4808.39万元。这份2021年的半年报是广誉远在东盛集团手上交出的最后一份成绩单,也是自2015年第一季度后,首次出现亏损的定期报告。

7月2日,上交所就半年报的信息披露问题向广誉远下发了监管工作函,3个月后的10月11日广誉远终于作出了回复。

在回复里,广誉远表示,除了宏观政策和环境影响、原材料涨价和不同毛利产品销售占比变化以外,亏损的主要原因还包括为促进终端动销持续提升和货款的加速回收,公司持续加大了市场投入,使得销售费率同比增加16.01%。

据广誉远中报,2021年上半年广誉远销售费用达到2.36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为62.93%。巨额且增长迅速的销售费用,换来的却是同比下降的营收和亏损。

广誉远对此的解释是,公司给部分重点客户提供了一定的销售支持,在部分连锁做了消费者买赠活动,销售买赠和支持以票折的方式进行,导致营业收入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滑。同时公司对部分终端动销不利的商业,适当控制发货,加强资信管理,以确保应收账款的安全回收,对公司销售收入下滑也造成了一定影响。

今年7月,广誉远已经正式被山西国资委接手。国资能否收拾好东盛集团遗留的烂摊子?

市值近乎腰斩

东盛集团与广誉远的开始很美好,但分手却显得并不愉快。

2003年东盛集团接手了已经濒临破产的广誉远,从此踏上了在医药领域的大举并购之路。最鼎盛时期,东盛集团的医药帝国版图一度覆盖丽珠集团云南白药等知名药企。2008年,广誉远年度净利润达到2.87亿元,是同期片仔癀净利润的两倍。

这样的高光时刻转瞬即逝。2009年广誉远由盈转亏,后来甚至一度被ST,走到了退市边缘。虽然2013年广誉远成功摘帽,但近年来其业绩一直起伏不定。

在云南白药、片仔癀等老字号中药品牌发光发热之际,广誉远逐渐被遗忘在角落。直到今年6月份传出山西国资委即将接手广誉远的消息,这家号称有480余年历史的“中华老字号”才再次回到大众视野。

为抵偿债务,今年6月7日东盛集团与晋创投资签署协议,同意将持有的占广誉远总股本6.40%的股份过户抵偿给晋创投资,用于清偿其欠付晋创投资的相应债务。晋创投资为山西国资委100%控股的下级公司。山西国资委接盘的消息传出,广誉远在半个月内5次涨停,股价累计涨幅约100%。

7月16日,晋创投资与东盛集团完成了股份的过户登记手续,广誉远控股股东正式由东盛集团变更为晋创投资,实际控制人从郭家学变更为山西国资委。

山西国资委接盘尘埃落定后,疯涨了一个月的广誉远却突然消停了。截至今日收盘,广誉远股价为28.49元/股,较之前的历史最高点54.04元/股下跌了近一半,市值也近乎腰斩。

“广誉远上涨的逻辑并不是在于业绩,而是山西国资委接手后,市场的预期改变了。因为山西国资委有过成功将山西汾酒打造成一线白酒品牌的经验,所以市场愿意相信广誉远在山西国资委手上会有更光明的未来。这波暴涨涵盖了较多的预期成分,未来可能会有一波比较充分的消化和调整。”曼然资管基金经理马曼然此前曾对时代财经指出。

与前东家撇清关系

在被山西国资委接手后,广誉远曾经数次公开撇清与前东家的关系。

据汉中日报报道,8月18日,汉中市与西安东盛集团举行了中医药产业战略合作项目的签约仪式,揭牌成立了陕西广誉远健康科技有限公司、陕西药食同源研究院,共同打造汉中中医药产业园,确保5年内实现商贸产值60亿元,力争达到100亿元。

但10月10日,广誉远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上述的“陕西广誉远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并未在有关部门完成工商注册登记,使用“广誉远”商标需要得到公司的授权审批,履行必要的审批程序,公司目前并未授权东盛集团运作新闻中提及的公司。

10月12日,时代财经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广誉远董秘办。广誉远董秘办相关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东盛集团在举行该签约仪式前,并未与广誉远方面进行沟通。“我们到工商部门查询过,也问过东盛集团,上述公司目前为止还没有完成注册,也就是说这个公司目前不存在。如果需要注册这样的公司,不管是谁,都需要获得广誉远的授权或者履行一些公司规定的程序。”

早在9月,广誉远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先后表明公司并未向东盛集团投资的犀牛、穿山甲、林麝等珍稀动物养殖基地进行采购,也并未通过东盛集团及其相关店铺进行产品销售。截至目前,东盛集团也未参股或控股全国广誉远国医馆。

换言之,从上游原材料的采购到下游终端销售,广誉远的产品已与东盛集团没有直接关系。

广誉远极力避免再与东盛集团在品牌方面有过多牵扯并不意外,因为在品牌运营方面,东盛时期的广誉远也曾吃过大亏。

2019年有媒体报道称,主打中医理论调控近视的连锁机构“古方明眸”运营方涉嫌违规使用关联方广誉远品牌资源对外招商和宣传。

天眼查显示,“古方明眸”运营方深圳市东盛堂中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东盛堂)曾是东盛集团实控人郭家学间接控股的公司,郭家学通过全资持股的西安东盛中药科技有限公司持有深圳东盛堂51%的股权。但在2019年6月24日,郭家学悄悄退出深圳东盛堂,第一大股东变更为自然人杨晓东。

2019年7月5日,国家药监局官网发布公告称,市场上销售的标识生产企业为白芙素公司的“东盛堂”系列化妆品均为假冒产品。

大多数加盟商都表示,当初都是冲着“广誉远”的名气来的,如果知道这个品牌与广誉远没有关系,肯定不会投钱。“古方明眸”的招商宣传资料上,甚至出现了“中华老字号”“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国家保密配方”等字眼,而这些称号原本属于广誉远。在风波之下,2019年7月广誉远的股价下跌8.25%。

与东盛集团分手,投向山西国资委的怀抱后,广誉远能否迎来新的春天?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站不提供任何形式的资产管理及理财服务,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证券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