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药股份靠拆迁扭亏?净利润连年下跌,高管年薪每年涨70万

获得政府补助和房屋征收补偿款是哈药股份得以扭亏的一大因素。
2022-04-11 13:05

东北老牌药企哈药股份600664)扭亏为盈。

近日,哈药股份发布2021年度报告。过去一年,哈药股份实现营收128.02亿元,同比增长18.66%;归母净利润3.71亿元,2020年同期则亏损10.78亿元;扣非净利润2.17亿元,这一数字在2019年、2020年分别为亏损1214.82万元、亏损7.15亿元,为三年来首次转正。

获得政府补助和房屋征收补偿款是哈药股份得以扭亏的两大因素。

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哈药股份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8164.44万元,占当期归母净利润的比重为22%。另一方面,哈药股份在财报中解释称,报告期内,公司非经常性损益增加系下属分公司处置闲置资产获得征收补偿款2.11亿元。

研发少营销多,双黄连口服液销量锐减

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哈药股份的医药工业主营业务收入为34.63亿元,同比增长7.26%;医药商业主营业务收入为92.77亿元,同比下滑0.79%。

作为国内首家医药行业的上市公司,哈药股份的产品线涵盖原料药、化学制剂、中药、生物制剂和保健品五大细分领域。其中,原料药业务持续萎缩,已经入不敷出。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公司原料药业务营业收入仅171.47万元,营业成本172.48万元,毛利率为-0.59%。这一业务在2015年实现了6.12元的销售收入。

其余四条业务线,除了中药,化学制剂、生物制剂和保健品的营业收入均有不同程度的增长。2021年,中药实现营业收入4.36亿元,同比下滑30.33%;化学制剂、生物制剂和保健品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6.91亿、9823.6万和7914.8万元,同比增长70.99%、36.49%和16.42%。

投资美国保健品巨头GNC(美国健安喜控股有限公司)的失败,让哈药股份2020年的业绩出现上市以来首亏。GNC重组之后,哈药股份目前仍持有GNC中国业务65%的权益。

哈药股份在年报中称,尽管公司与GNC的部分产品有类似或重合的情况,但双方就主要销售渠道及主营产品类型进行了明确的划分,公司与GNC不存在竞争关系。“公司将充分借助GNC的产品优势,有效丰富公司保健品的产品品类及产品储备,增强公司产品的竞争力。”

对于GNC未来的发展,时代财经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哈药股份,相关人士仅表示,他们只持有GNC中国业务65%的股权,无权干涉其管理运营。“控股股东哈药集团参与了GNC的破产重组,公司与GNC都是独立运营的,我们无权干涉。”

“哈药模式”曾经闻名于业内外。在20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哈药股份曾重金砸入广告,通过“大面积广告轰炸+明星代言”的模式,在产品同质化严重的普药时代脱颖而出。公司旗下新盖中盖、泻痢停、葡萄糖酸锌口服液、双黄连口服液等产品,一度通过“哈药模式”获得不错的收益。

2020年1月23日,三精双黄连口服液被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纳入新型冠状病毒防治方案。当年,双黄连口服液卖出了2117万盒,销量同比激增30%。不过,随着疫情趋向常态化,该产品的生产量和销量双双下滑明显。2021年,双黄连口服液的生产量和销量分别减少43%、40%。

多年来,哈药股份产品结构老化、研发不足,从占比一直处于低位的研发投入与居高不下的销售费用中也可窥见一斑。

财报数据显示,2019~2021年,哈药股份的研发投入分别为1.35亿、1.24亿和1.47亿元,销售费用却从8.61亿、10.75亿元上涨到2021年的13.27亿元。哈药股份解释称,销售费用增加的原因为“拉动销售发生的促销宣传费用增加和电商平台的服务费用增加”。

政府补贴贡献大,高管薪资1年涨70万

精减人员的动作也对哈药股份2021年的利润产生影响。

2021年,哈药股份继续实施“劳动、人事、分配”三项制度改革,向未竞聘成功且不再参与公司未来经营的人员提供内部退养、协商解除劳动合同等方式调整劳动关系。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公司在企业重组费用,如安置职工的支出、整合费用等共支付了9564.2万元。

根据哈药股份在2020年制定完成的“三项制度”改革与《员工关系调整方案》,预计涉及到劳动关系调整费用的人员合计约为4623人。其中,内部退养397人,工伤人员97人,协商解除劳动合同人员3205人。

但人员优化后节省的薪资费用,对哈药股份来说仍是杯水车薪。很大程度上,当地政府给予的各项补贴,占公司净利润的比例不小。

2017-2021年,哈药股份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7286.89万、5896.12万、5183.29万元、1.06亿元和8164.44万,共计3.71亿元。同期,哈药股份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07亿、3.46亿、5581.21万、亏损10.78亿、3.71亿元。

哈药股份在2021年得以扭亏,还得益于数笔房屋征收补偿款,累计金额达2.11亿元。

譬如,根据公告,2021年3月,哈尔滨市南岗区城市更新局对哈药股份下属分公司世一堂制药厂的房屋进行征收,公司将获得补偿款合计1.2亿元;同年10月,哈尔滨市道外区征收哈药股份下属分公司中药二厂的房屋,哈药股份将因此获得补偿款合计7285.13万元。

高德地图显示,世一堂制药厂所在的南岗区文道街27号和中药二厂所在的道外区建宏街40号,周边房价约为9500元/平方米和5500~6000元/平方米。剔除临时安置、不动产和损失补助等其他补偿费用,当地政府给予哈药股份的房屋补偿款则分别为13297元/平方米和8261元/平方米。

一房地产从业者向时代财经表示,拆迁补偿一般会按照周边市值定价,不会出现高于市值的情况,“拆迁补偿能给到市场价的就很不错了,除非该地段非常好,当地政府经济也不错,拆迁平方单价比市值高出一点也算正常情况”。

与连年下跌的净利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高管的持续涨薪。财报数据显示,加入哈药股份三年来,哈药股份总经理徐海瑛的年薪已经实现三级跳,2019-2021年分别为333.3万、401.6万和474万元。

2019年,在徐海瑛与多位有海外工作经历和跨国公司工作经验的高管加入哈药股份后,高管薪资直接翻番,高管薪资总额从2018年的897万元飙升至2019年的1922万元。公告显示,2021年,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报酬合计2101.67万元。

4月8日,哈药股份报收3.34元/股,总市值仅84.16亿元。而同行业市值达202.36亿元的国药股份600511),2021年的扣非净利润达16.92亿元,是哈药股份的7.8倍,但薪酬最高的国药股份副总经理吴杰,其在2021年的年薪为206.13万元。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站不提供任何形式的资产管理及理财服务,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证券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