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跌停、被立案,金字火腿“好了伤疤忘了疼”

帮助期货交易员筹措资金的是该期货交易员的岳父施雄飚,该人持有金字火腿3.45%股份,是金字火腿原董事长施延军之兄。
2022-04-12 13:27

4月11日,金字火腿股价大跌9.94%,市值蒸发近5亿元,总市值仅剩41.68亿元,同比2022年初下滑了34%。

造成金字火腿如此跌幅的原因是,4月8日,金字火腿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决定对金字火腿立案。此次立案原因主要与金字火腿期货亏损5000余万元的事件有关。

其实,金字火腿在资本市场刚刚消停,业务层面也回归主业,业绩刚刚起色,又遭遇期货亏损进而导致的披露违规。这简直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在业内人士看来,因为信息披露不及时被立案,处罚会依据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程度依法依规进行处罚,相关责任人和上市金字火腿都会被处罚,罚款或是主要形式。虽然对日常业务运转影响不大,但可能造成业绩波动,对二级市场股价的影响更大。这对金字火腿可谓雪上加霜。

期货交易亏损超5000万元,信批不及时被立案

4月10日,金字火腿发布公告称,4月8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证监会”)的《立案告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等法律法规,证监会决定对金字火腿立案。

4月8日当天,金字火腿还发布公告称,副总裁王启辉因个人原因辞去金字火腿副总裁职务。

这一连串事件背后的原因是,金字火腿期货交易员擅自将持有的合约进行平仓操作、出现较大投资损失亏损5510.53万元。

公告显示,2021年9月16日,生猪期货指数从开盘的14172点快速下探至13798点,金字火腿期货交易员承受巨大压力,担心金字火腿持仓合约发生强制平仓风险。当日上午,金字火腿期货交易员在未向期货决策小组任何成员请示的情况下,擅自卖出共计902手生猪合约,并试图以更低的价格重新建仓,致当日产生实际投资损失约4422万元。最终导致金字火腿账户总计亏损5510.53万元。

对此,金字火腿在公告中称,对期货交易员的交易行为并不知,直到2021年9月27日期货交易员向金字火腿汇报,金字火腿才知晓相关情况。9月30日期货交易员已将赔偿款支付至金字火腿账户,未给金字火腿造成实际损失。

由于在于对套期保值相关会计准则的理解存在偏差,将收到赔偿款误认为期货套保本金计入收回期货保证金本金,对于投资损失和赔偿收入均未进行账户处理,预计对金字火腿利润不会产生实际影响。基于此,金字火腿证券部认为,本次事项对金字火腿经营无实际影响,对金字火腿利润没有重大影响,无需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故金字火腿未对该事项及时进行信息披露。

对于上述情况,金字火腿于2022年1月27日才对外披露。先后收到深交所关于该事件的关注函和监管函;该公司及相关人员也收到了浙江证监局出具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

2021年11月,金字火腿对该期货交易员作出了劝退处理,并追究了期货决策及工作小组主要成员的相应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帮助期货交易员筹措资金的是该期货交易员的岳父施雄飚,该人持有金字火腿3.45%股份,是金字火腿原董事长施延军之兄。

施雄飚于2021年9月29日向金字火腿原副总裁王启辉临时拆借资金4105万元;占用施延军原委托其支付给其侄子的抚养费595万元,之后通过转让其所持有的其他公司股票所得偿还对王启辉大部分欠款同时按照施延军委托支付其侄子抚养费570万元并归还差额。

4月11日,金字火腿股价跌停,市值持续蒸发,仅剩41.68亿元。

对此,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金字火腿被立案是因为信息披露不及时,在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监管体系下,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的现象目前在A股属于常见。原因在于上市公司相关人员对信息披露的规则认识和掌握都不到位。处罚会依据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程度依法依规进行处罚,相关责任人和上市公司都会被处罚,罚款或是主要形式。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立案并不影响日常业务运转,但由于信披内容可能造成业绩波动,对二级市场股价的影响更大。

好了伤疤忘了疼

金字火腿刚过上好日子没几天。

近10年来,金字火腿就没有“消停”。除涉足肉制品和大健康产业外,还涉足了煤炭产业、微商平台、网商银行和新能源汽车租赁等多个领域。2013年,金字火腿投资8775万元进入煤炭行业;2015年,金字火腿投资1.2亿元参与筹建浙江网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紧接着,又投资1.26亿元参股上海晖硕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进入电商领域。2016年5月,金字火腿受让东润文化持有的浙江东润10%股权,进入新能源汽车租赁与运营业务。

特别是2016年,金字火腿大力调整股权,引入了中钰资本,进入大健康领域。但受累于中钰资本连续亏损,金字火腿也出现亏损,导致2018年双方分道扬镳,中钰资本以超7亿元的价格回购股份。

虽然分家了,但金字火腿与中钰资本之间的债务纠纷一直未能解决,中钰资本长期未完全支付回购款。金字火腿曾经的实际控制人施延军控股的巴玛投资最终接过了这些债务,金字火腿得以“脱身”,开始聚焦肉制品的主业,业绩才有了起色。

对此,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结合前几年的“折腾”,金字火腿被立案对其而言是雪上加霜。2021年整体营收、利润各方面都不理想。虽然此前也在自救,增加了一些大健康板块,但也是不成功。去年蹭了一点人造肉的红利,但两年了并未有实质内容落地,很难持久。

金字火腿2018年营业收入4.3亿,同比增长14.6%,亏损843万元。2019年,出售中钰资本后,金字火腿营业收入2.82亿元,同比下降33.98%,但净利润3354.6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97.94%。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7.1亿元,同比增长152.32%;净利润5930.14万元,同比增长76.78%。

2021年,金字火腿实现营收5.06亿元,同比下降28.78%;净利润4188.78万元,同比下降29.08%。

对于2021年的业绩下滑,金字火腿曾表示,2021年销售的品牌肉部分原料是之前采购的,2021年猪肉价格下跌后市场售价下降,导致品牌肉业务利润下降。

由于金字火腿业绩下滑,本以为为已经脱身的施延军可能最为紧张。施延军控制的安吉巴玛与任贵龙于2021年10月11日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安吉巴玛转让持有的金字火腿1.99亿股股份(占总股份的20.30%)协议转让给任贵龙,股份转让价款约为9.93亿元。但是,施延军方当时承诺2021-2023年金字火腿经审计归母净利不低于1亿元、1.3亿元和1.7亿元。

2021年,金字火腿4188.78万元的归母净利润,远低于承诺。金字火腿未来的走向如何仍扑朔迷离。

朱丹蓬认为,火腿赛道没有太多增长空间,未来金字火腿要进行大整改,引入优质板块才行,否则很难完成承诺业绩。

● 本文数据及分析仅供参考,不代表全球财富网观点。

【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站不提供任何形式的资产管理及理财服务,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证券要闻